log
温馨提示:今天是

学术论坛
学术论坛
“察哈尔”渊源之我见

 曹晋

“察哈尔”既是蒙古族的一个部落名称,又曾是“察哈尔都统署”、“察哈尔省”、“察哈尔盟”的地域名称。这里要研究的是部落名称。

二十世纪以来,史学界对“察哈尔”一词作了种种解释,至今没有定论。笔者作为蒙古史学的爱好者,也愿参言几句,与诸君商榷。笔者看了不少史料,对“察哈尔”一词的诠释颇多。主要有下列几种:

1、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编纂的《绥远通志稿·下·盟旗疆域沿革》中说:“‘察哈尔’蒙古语,汉译为边界之意。皆于国界之北掘壕堑,筑边墙,以为漠南、漠北鸿沟之限。而辽金两朝皆择近北部落之精诚强悍者,优其礼禄,寄以心腹,俾长司侦候,专任守边之责……故自元迄今,蒙古各部皆称此塞北近边一带察哈尔。迨明之中叶,元裔达延可汗统制鞑靼部,自号土蛮,驻治察罕,以为居中集权之地。是以明史及诸载籍,记述当时蒙古各部落,率言服属于察罕部。实则达延可汗所创之察罕部,本为尔时各部鞑靼所公认之共主所在地。”

2、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纳古单夫先生撰文中列举的一条说法是:“‘察哈尔’是古突厥语,意为汗之宫殿的侍卫。古代蒙古察哈尔部,原驻牧于阿尔泰山,强盛于明代时期,成为蒙古各部的中心。其汗为蒙古各部的‘共主’,世袭蒙古汗位。”

3、钢土牧尔先生认为:“近边”之说有道理,因为在《蒙古秘史》中可以找到“察哈尔”一词来源于蒙语“佳哈(察哈)的充分证据”。“然而将‘近边’的‘边’为‘边境’或‘边墙’之说,却与察哈尔部迁徙近边地带驻牧的历史事实存在时间上的较大差距,因为察哈尔的实际形成时间,远在察哈尔部迁徙边陲驻牧之前。”

4、民国24年(1935年)成书的《察哈尔省通志·察哈尔省沿革》中讲道:“察哈尔,蒙语也,其北境系内蒙古之一部。历周、秦、汉、唐或称玁狁,或称匈奴,或称鲜卑,或称突厥。明曰插汉,本元裔小王子后,嘉靖间,布希驻牧察哈尔之地,因以名部。”

5、1980年1月,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辞海)(民族分册)在“察哈尔部”辞条中说“明代蒙古汗的直辖部。又作‘插汉’、‘插汉儿’等。明嘉靖三十五年(1556)达赉逊库登汗因受土默特部俺答汗压迫,徒牧于辽东边外。因近边故称所部为‘察哈尔’(蒙语‘边’意思)。”

6、近年来不少史学者认为“察哈尔”是黄金家族的“怯薛军”组建起来的。“怯薛,大汗宫殿之侍卫。

7、张家口地区的一些学者认为:“察哈尔”来源于现河北省沽源县平定堡镇北部的一片湖水。辽金时代叫“羊城淖”元代叫“察军脑儿”,又叫“白海子”。至元十七年(1280年),元世祖忽必烈在此建成了“白海行宫”,亦称“察汉罕脑儿行宫。”由于蒙族驻牧,建部于此,并以察罕脑儿行宫之名命名其部,一直沿袭到今天。“察哈尔”即是“察罕脑儿”一词的同音撰写。

以上列举的几例,有的观点相似或基本一致,有的根本不同。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三种:

1、“近边”说:《绥远通志稿》、《察哈尔通志》与《辞海》都认为“察哈尔”是“近边”之意,也就是说,因驻地接近“边界”而得名。但钢土牧尔先生认为“近边”是对的,其含义指的是大汗驻帐周(近)边,不能理解为“边界”或“边墙”。

2、“以驻地名部”说:《察哈尔省通志》中讲到明曰插汉,本元裔小王子后,嘉靖间,布希驻牧察哈尔之地,因以名部;元世祖忽必烈所建行宫名曰“察罕脑儿”,驻地牧民即以此命部落名。

3、“怯薛军”组建说。

综上所述,笔者愿从下列两方面加以论述。

一、铁木真与他创建的怯薛军

铁木真的身世

蒙古开国君主铁木真(1162-1227),姓孛尔只斤,乞颜氏,蒙古族。出生于蒙古贵族世家,庙号太祖。他的五世、四世叔祖曾为辽属部官令稳、详稳,曾祖葛不律汗及其弟补海汗、伯祖父忽都剌汗都当过蒙古部主。其父也速该有“拔阿秃尔(勇士)”称号,是个很有实力的贵族。当时,蒙古高原众多部落,如塔塔儿人,蒙古人,克烈人,乃蛮人,蔑里乞人,斡尔剌人等互相攻打,战事不断。战乱,给蒙古高原带来了混乱,胜者骄横,败者归顺,部落结构也常被打乱重组,甚至形成跨部落的军事联盟,从而出现了走向大联合的客观趋势。

1162年,受金朝支持的塔塔儿人与蒙古人交战,蒙古人也速该俘获塔塔儿首领铁木真。此时正值其儿子出生,便用俘虏的名字“铁木真”为儿取名,藉以纪念胜利。约在1170年,也速该被塔塔儿人毒死后,其部落处于群龙无首状态,部众便纷纷离去。也速该的遗孀月伦领着铁木真兄弟们度过艰难困苦的生活,抚育他们长大成人。

铁木真曾被咸补海汗后裔泰赤乌贵族掳去囚禁,逃回后投靠和臣属于蒙古高原最强大的克烈部部主脱里汗。不久,铁木真的妻子孛儿贴又被蔑里乞人掳去,他求脱里汗约其附庸札答阑部主札木合共同出兵,打败了蔑里乞人,夺回妻子。少年时期的困苦生活与艰难经历,使铁木真养成了坚强的毅志、勇敢的斗志和顽强的精神。

当蒙古部主忽都剌汗过世后,札木合控制了蒙古。铁木真投靠了札木合,随其游牧征战。这个期间,铁木真广交朋友,笼络人心,招徕人马,当他有了一定势力之后,便脱离札木合,建立了以铁木真为首领的斡尔朵(宫帐或宫殿)。以后,铁木真率其部众参与了不少战斗,显示了他的指挥才华,几乎是每仗必胜。1206年,铁木真在斡难河(今蒙古国鄂嫩河)源召开忽里台大会,被推举为蒙古帝国的大汗,号成吉思汗。成吉思汗的汗廷是由传统的草原贵族斡尔朵发展起来的游牧军事国家机器。蒙古帝国建立后,大批原来的部落人口被分编在不同千户中,许多部落的界限被打乱,形成了共同的蒙古民族,就这一点来说,成吉思汗起了民族融合,统一高原,推动历史前进的作用。由于他统一了蒙古各部,而且又多次发动对外征服战争,其势力愈发展意大,直到占领了欧亚大陆。所以说,他是一位吒咤风云、显赫一世的蒙古族英雄。他的业绩对于中国各民族的融合、和谐相处和现今中国版图的范围具有重要意义。

铁木真的怯薛军

怯薛,蒙古、元朝近卫军的称谓。突厥、蒙古语,汉译为“宿卫”。怯薛军维护了成吉思汗的统治,构建了蒙古帝国的统治基础。这支组织严密而精锐的怯薛军有着严格的纪律,同时也享有非同一般的特权。一个普通怯薛军人的地位甚至高于千户官。这支军队的每个成员都由成吉思汗亲自挑选,他们必须忠诚地为他服务,不辜负他对他们的信任。

早期,蒙古各部落首领都有宿卫亲兵。蒙古建国后,元太祖成吉思汗组建了上万人的怯薛军,其人员来自千户、百户、十户那颜(贵族)子弟。以后,蒙、元皇帝的怯薛大致保持在万人以上。重要官员多由怯薛出身的人充任。

怯薛军是1204年成吉思汗为迎击乃蛮部太阳汗时组建的。蒙古国建立后,成吉思汗为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又下令进行扩编,将原有宿卫80人,护卫、散班70人,扩充至1万人,其中1000名充宿卫,1000名充箭筒士,8000充散班。所谓“散班”,是由万户、千户、百户和十户那颜以及白身人(无功名人)儿子中有技能、身强体壮者充任的。千户那颜儿子许带弟1人、伴当10人;百户那颜的儿子许带弟1人、伴当5人;十户那颜及白身人的儿子许带弟1人,伴当3人。其所需马匹、物品等项,除以本人所有财产充用外,允许按规定于本管民户内征敛供给。它实际上是为控制分布于各地的各级那颜而采取的一项措施。

怯薛军分为4个队,轮流供值,每隔3昼夜轮值一次,称“四怯薛”。“四怯薛”分别由成吉思汗的功臣博尔忽、博尔术、木华黎、赤老温任长官。博尔忽领第一怯薛(博尔忽早死,后由成吉思汗名义代领),博尔术领第二怯薛,木华黎领第三怯薛,赤老温领第四怯薛。每一宿卫、散班、箭筒士都设专人统辖,由最亲信之那可儿担任。护卫军曾跟随大汗转战各地,屡建战功,为保卫大汗立下汗马功劳。

史籍中曾将“察哈尔”赞喻为大汗的护身“宝剑”和“盔甲”。正如《蒙古黄史》中说的:“为利剑之锋刃,为盔甲之侧面,乃察哈尔万户是也。”这就不难看出,“察哈尔”确实属于蒙古大汗的护卫军。

凡怯薛军成员,都享有优越特权。地位一般在外地千户那颜之上。如果护卫军与军与千户那颜发生争执,则先对千户那颜治罪。怯薛军成员有时还参与断案、听审或充当传达大汗旨意的使者。若调充外官,大都担负重要职务,免服各种差役。

因护卫军是大汗亲自掌握的武装力量,所以成吉思汗格外重视,曾告诫自己的子孙要特别尊重护卫军,不要让他们有不满情绪乃至心存怨意,而要使其乐于为自己及其“黄金家族”效力。成吉思汗要求他的继承者必须遵循他的安排,给这些老卫士以特别恩宠。他说:“朕之子孙之子孙,久后居朕位者,必当忠于朕之遗训,善待汝等,尊汝等为帝国之守护神!”怯薛军是由万名壮勇的贵族子弟组成的护卫军,平素司拱卫大汗金帐之责,战时则担中军护驾之任,往往是成吉思汗在战争最关键时刻投入战场,以决定胜负的生力军。同时,这支精锐勇猛之师亦是大汗镇慑地方割据势力的重要力量。怯薛卫土职责明确,制度严密,享有种种特权,绝对效忠于大汗,成为蒙古军事封建专制统治的中坚。

怯薛军的建立,对于蒙古帝国的巩固和发展,对于成吉思汗的对外扩张都起了重要作用。元朝凡万户、千户、百户贯族领主(那颜)和无功名人(白身人)之子,有特殊技能、象貌端正、忠诚可靠者,皆可入选为特种兵役。怯薛是元朝皇帝直接控制的战略机动军队,亦即护卫亲军。怯薛军建立在严格的贵族制度基础之上,平时驻成吉思汗大斡尔朵(帐殿)周围,战时则随成吉思汗出征。怯薛军由宿卫、侍卫、环卫三队组成,各设队长,总隶于怯薛长。比各卫诸军尤为亲信。成吉思汗晚年,怯薛军发展到了1.2万人。

组建怯薛军时,成吉思汗曾降旨道:“昔者,朕仅有担任白昼警备任务之侍卫七十人,负责夜间警备任务之宿卫八十人。今赖长生天之助力,得天地之赞助,匡普天下之百姓,俾入朕一统之制。今当拣选十户官、百户官、千户官、万官之子弟为卫士,俾满万数而为怯薛军。“这样的怯薛不仅可以作为后备军增强这军队的实力和战斗力,而且又可以把这些官人的子弟当作“人质”,以利于大汗了解和控制外出征战的各级官员而使其自觉自愿、忠心耿耿地为大汗效力。

成吉思汗还规定,怯薛军的主要职责有三:一是护卫大汗的金帐;二是“战时在前为勇士”,充当大汗亲自统率的作战部队;三是分管汗廷的各种事务。因此可以说,成吉思汗建立的怯薛军既是由大汗直接控制的常备武装,又是一个分管汗庭(中央)日常事务的行政组织,它已发展成为蒙古国家中枢的庞大的统治机构。

从以上所讲不难看出,铁木真创建的怯薛军确实是其身边最亲信的一支精锐护卫部队。铁木真之后,经过几世大汗延续,乃至到了元朝、北元都保持了怯薛军的组织形式。1368年元朝被朱元璋推翻后,元惠宗(顺帝1333-1370)妥欢贴木尔由大都退至北方草原上都城(今锡林郭勒盟正蓝旗上都河北岸),史称北元。

北元政权被迫退出中原后,仍然图谋重新入主中原,恢复其帝业。而明朝则谋算乘胜消灭北元势力,统一全国,于是双方便展开了为时近半个世纪的激烈战争,以后在北元历任大汗的统治下,怯薛军履行了守护汗庭、统一各部、与明军作战的多重任务。在北元之初的70多年间,是怯薛军重组更名为察哈尔的形成阶段。此期,蒙古各部征战,社会混乱,导致了部落的重组与分化。在这一形势

下,势必冲击北元大汗的怯薛军组织,大汗根据自身发展的需要,自上而下重新把怯薛军按部落形式组织起来,由原来单一的军事组织改变成具有军事、行政和经济三方面职能的大汗直属万户——中央察哈尔万户。北元时期,蒙古各部领主也常发生内讧,因种种原因互相征战,彼此争夺,各自为政,各霸一方。黄金家族一度失去了大汗的权力,当其他部族领主夺取了大汗宝座,怯薛军的名义虽然保留了下来,但其成员却换成了时任大汗的亲信。也就是说,怯薛军的旧有成员基本都换掉了。至于说,怯薛军的成员何时成为察哈尔部众的?据《黄金史纲》记载,“察哈尔”名称最早出现于也先太师专权时期。达延汗祖父哈尔固楚克台吉被害后,其妻子(也先之女)生下了遗腹巴延孟克,为了使儿子免遭也先的仇杀,她把儿子巴延孟克与家中佣人的孩子以偷梁换柱的形式进行了掉换,裹在摇车中,瞒过了也先派来的侦探,保住了黄金家族的血脉。这名佣人就是出生于“察哈尔呼鲁巴特鄂托克”部的鄂台老媪。由此可见,察哈尔至少作为一个鄂托克此时已经存在了。应当说,察哈尔的形成要比此时更早一些。另据1958年,达茂旗发现的哈萨尔后裔《圣主成吉思汗祭祀经文》中记载:对成吉思汗的祭祀活动“全部赋役由察哈尔各额托克承担”。这个祭祀经文形成于北元初期。可见,早在达延汗之前,这支部队的成员就形成了蒙古族的一个部落,名曰“察哈尔”。

从史实的延续性来看,可以说是怯薛人员构成了察哈尔部。也可以说“护卫军的后身,就是察哈尔万户”。中途虽有一段时间,黄金家族失去了“汗”权,怯薛军的成员随之改变。直到达延汗时期,黄金家族才又重掌“大汗”权力,怯薛军成员才又成为黄金家族大汗的亲信。这就可以看出,非黄金家族掌控大汗后,察哈尔部族是由“怯薛军”所组建的观点,虽有历史的延续性,但严格说来却失去了历史的准确性。也就是说,它不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氏族组成,而是以“地缘”及“职业”关系传承下来的,是由不同族的部众混合组成的。因为“怯薛军”的名称虽然延续下来了,但“怯薛军”的成员却出现了“由黄金家族成员——到非黄金家族成员——再到黄金家族成员”的小波浪形过程。所以说,由黄金家族“怯薛军”组建为察哈尔部的说法基本上是正确的,但也存在不够完整和不够准确的一面。

二、“以驻地名部”说

察哈尔省通志》中说:“嘉靖间,布希驻牧察哈尔之地,因以名部。”那么“布希何许人也?”布希是达延汗之孙博迪汗,有的写作赤(布希是赤的异写)。《外藩蒙古都统部》里说:“初小王子裔布希,亦称小王子。驻牧察哈尔地是为察哈尔,亦称插汉儿”。也就是说,明朝嘉靖(15221566)年间,布希率其部众驻牧于“察哈尔”这个地方,他的部落也就叫成“察哈尔”了。这种说法笔者以为不能成立。

查阅史料有这样一段记载:1768-1774年间,沙俄女皇叶卡捷林娜委托彼得・西蒙・帕拉斯对驻牧于伏尔加河流域的土尔扈特汗国进行社会调查。帕拉斯将他听到与看到的情况作了详细记载。蒙古王公牙账及周围随从居住座落的规矩是“在王公牙帐四周住宅区的南半部,通常居住担任随从任务的僧侣,这一住宅区称为扎依克。而世俗从的毡房与僧侣随从的毡房一模一样,并无二致,但他们居住的地区却叫做察哈尔。虽然特首领不是蒙古的正统皇帝,但他们很早就用了“汗”的称号,并且迁徙到伏尔加河流域以后建立了独立王国。由此可见,土尔扈特汗独立后借鉴或者完全套用了过去北元皇帝游牧中央机构的

设置。否则他们周围不可能出来个“察哈尔”。从帕拉斯的记载中似乎能隐约感觉到“察哈尔”的基本内涵,但给人的应象却还是比较模糊的。帕拉斯还谈到“王公的牙帐左右通常总有一大批上等人随从和普通人随从,他们驻扎在王公府邸周围,形如一个大圆圈。王公及其夫人居住在被隔离的白色帐房中”。看了这些记载,使人联想到蒙古族古代英雄史诗《江格尔》所描述的英雄世界。《江格尔》里有个著名英雄洪格尔,他的对手的府邸周围都会出现库里野”、“察哈尔”。英雄洪格尔有一匹花青马,“由皇帝的殿下们、达官的公子们、察哈尔的子弟们全部上手,才能稳住这匹骏马”。洪格尔为了达到目的,变成小乞丐混进敌营与察哈尔子弟库野的小沙弥玩耍进行侦察,救出被敌人流放折磨成以库里野、察哈尔之间孤立的破帐房为居,以库野里、察哈尔两地野狗啃下的骨头为食的美

丽姑娘。还有《江格尔》的英雄打击敌人的时候都从库里野、察哈尔之间的空地直接冲进敌营中心汗庭。帕拉斯所提到的僧侣居住区“扎依克”就是江格尔》中的“库里野”。所谓的“库里野”就是喇嘛聚居地“库仑”(圐圙)。帕拉斯对土尔扈特汗庭的记载和江格尔》汗庭描述基本一致。尤其是江格尔明确分开皇帝的殿下、达官的公子、察哈尔的子弟的等级以及洪格尔变成小乞丐与察哈尔子弟、库里野小沙弥混到一起等更加明确了汗庭周围总有一大等人和普通人随从其中的普通人随从才是察哈尔。有帕拉斯的记载与《江格尔》描写的辅助,可以说明“察哈尔就是指汗庭周围的平民百姓和他们居住区域统称的粗略概念。”

至于1281年元世祖忽必烈在源平定堡一带所建察罕脑儿(小宏城)行宫,驻此地收民即以察罕脑儿地名命名为本部落名称(以后根据同音写为察哈尔)的说法,笔者以为:蒙古语察罕”是白色之意,“脑”系“淖尔”的转音,意为“湖泊”或“水潭”,因此地湖水为白色而故名“白海子”。“察哈尔”是部落名,意为大汗身边之意,与颜色地名没有丝毫关系。况且,察哈尔是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春夏在甲地驻牧,秋冬就移动到乙地驻牧了且每个驻牧点多则三户五户、少则一户两户。地名怎能随牧民移动而变更呢。因此,此说值进一步研究探讨。

总之“察哈尔”的渊源,笔者以为:由怯薛军组建为察哈尔部这是一条主线。“近边”说基本上可以贯穿在这条主线之中。因为怯薛是指大汗周边的护卫军。正如钢土牧尔先生所说,只要不把它为理解为“边界”、“边墙“就行了。在几代大汗的传承中,黄金家族虽然一度失去了“汗”权,怯军的传承也失去了“血缘”关系,但经过征战,最终还是夺回了“汗”权。所以说,察哈尔部是由非血缘关系组成的特殊部落,它不是以血缘关系而是以怯薛这个职业关系组成的。它的成员是由万户、千户百户等大小贵族子弟与白人中的优秀者混合构成

 

 

参考文献

1、《察哈尔省通志稿》,民国二十四年(1935)版;

2、《绥远通志稿》,民国二十六年(1937)版;

3、《乌兰察布文化研究》2012年第2期;

4、凤凰网《察哈尔部的由来》;

5、薄音湖主编《蒙古史词典》,内蒙古大学出版社,2010年3月版;

6、兰文种:《张家口历史文化概论》,新浪博客。

来源:察哈尔文化研究促进会主办,《察哈尔文化》内部刊物,2014年1月第6期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察哈尔文化研究会
地址:乌兰察布市察哈尔右翼后旗        电话:0474-6209013        传真:0474-6586648
邮编:012400        邮箱:nmgchher@163.com         蒙ICP备12003451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5554539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