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温馨提示:今天是

察哈尔名人
民国之后军政官员
达密凌苏龙
 

达密凌苏龙18791950 又名林志云,绰号“长胡子”,北六佐人们都称呼他是佳纪(蒙古语,意为是婶子),称他的部队叫长胡子队伍。达密凌苏龙出生在商都阿都沁旗,他的生父是察哈尔厄鲁特(瓦剌部落)人,养父是巴尔虎人的后裔。1913年,他参加了当时察哈尔巧尔基庙活佛拉木腾在察哈尔各旗群招募的队伍,从一般士兵升任到团长之职。1920年,任乌滂守备队队长。1923年任察哈尔正黄旗参领。19301945年任正黄旗总管。1933年任抗日同盟军骑兵军长。1934年任绥东四旗剿匪司令。1936年,参加了红格尔图抗战。“七七事变”后,任伪蒙古军第七师师长,中将军衔,曾兼任察哈尔盟副盟长之职。

达密凌苏龙是一位传奇人物。他有与众不同的长相。他的下颌左下侧,一个指头大的地方有一撮胡子,不到30岁这一小撮胡子长到尺半长,他把它精心编织起来,装进特制的绸袋里,因而有了“长胡子”这个绰号。其次,他的嗓门洪亮,吼一声可传到百米之外。他有非凡的人生经历。从民国初年从戎,历经不同历史时期,曾在北洋政府、民国政府、日伪政府、人民政府中担任比较高的职务。他身经百战,但子弹没有擦破过他的皮肉。达密凌苏龙的传奇色彩还在于常人无法与他相比的善骑劲射,在与敌人的斗争中表现得机智、勇敢。

早在“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共产党便十分重视察哈尔地区的革命斗争。为了加强这一地区的抗日,特地委派纪松龄、吉雅泰、毕力格巴特尔等地下工作者,利用民族地区上层人士的爱国热情做蒙古族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时任正黄旗总管的达密凌苏龙就成为我党在绥东地区统战工作的重要对象。

1932年,察哈尔各旗总管聚集张家口十二旗群办事处,向国民党当局提出议案,要求成立蒙兵游击队。国民党察哈尔省政府虽然批准成立游击队的要求,但不拨军饷,不发枪支,一切由各旗自理。其后,在原来各旗察克达(警察)的基础上分别成立了左、右翼蒙兵游击队,分为东路、中路和西路。各分队中人数较多、战斗力较强的是由达密凌苏龙领导的右翼东路蒙兵游击队,即长胡子部队。

1933年,我党根据达密凌苏龙部队情况,决定让纪松龄潜入该部,以期把这支部队引上抗日救国的道路。纪松龄在达密凌苏龙身边近3年,基本上掌握了对该部的指挥权。19335月,达密凌苏龙在纪松龄的影响下,欣然参加了绥察抗日同盟军,并代理富林阿骑兵军的军长职务,率领右翼蒙兵游击总队参加了察北抗战。该军当时为吉鸿昌将军下属。同年6月,达密凌苏龙同纪松龄根据抗日同盟军前敌指挥部的命令,率领东路蒙兵游击大队抵达察北重镇商都,不久同中西两路蒙兵游击大队汇合,奔向抗日战场。

察北抗战失败后,由于我党地下工作人员的积极争取,国民党绥远省主席傅作义将军同意在集宁成立绥东四旗剿匪保安司令部,这是在察哈尔右翼蒙兵游击队基础上建立的一支武装力量,达密凌苏龙任司令。为了取得对这支部队的指挥权,我党决定由纪松龄继续留在“长胡子”部队进行争取工作,并且利用他同达密凌苏龙的关系,通过其他关系多方疏通国民党军政要员,让纪松龄担任了该部参谋长。为了加强该部的战斗力,纪松龄说服达密凌苏龙同去南京。到南京后,通过纪松龄的积极活动,取得了国民党部分爱国人士的支持,搞到300支新步枪和上万发子弹,成为绥东地区最有战斗力的一支武装力量,为之后绥东抗战的胜利打下了基础。

在日本侵略军的鼓动下,伪大汉义军司令王英、伪西北防共自治军总司令王道一,在察北地区大肆活动,企图攻占红格尔图和土牧尔台,进而西取陶林威胁绥远省府。当时的绥远省政府主席傅作义将军,决心发动绥远抗战,绥东大战一触即发。为了赢得绥远抗战的胜利,我党地下工作者开展了紧张而激烈的统战斗争。当时在绥东地区从事地下工作的纪松龄在绥远省府军政要员中和地方民族武装部队中多方奔走,开展宣传鼓动和协调工作。

1936729,伪西北防共自治军由王道一、雷中田率领2 000多人分路进攻土牧尔台和红格尔图。攻击土牧尔台的一路伪军,遭到达密凌苏龙派驻在那里的1个中队和当地民团的阻击。82,王匪又指挥其部开始对红格尔图发起总攻,激战过后, 2 000余名伪军几乎全军覆没,敌伪司令王道一逃回商都后,被日本上司处决。达密凌苏龙在这场战斗指挥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11月,日本侵略军不甘失败,驱使大汉义军王英部5 000余众,发动了第二次红格尔图战役。战斗异常激烈,最后守军部队取得了胜利,王匪5 000余众大部被歼,达密凌苏龙同样在这次斗争指挥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3710月,绥东沦陷,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达密凌苏龙答应了德王收编他部队的条件,归顺了日伪军。达密凌苏龙的部队被编为日伪蒙古军第七师,他任少将师长。

日伪政府了解长胡子与国民党政府的密切关系,也掌握他与中国共产党的秘密来往,他们让长胡子任要职,只不过是利用他在察哈尔地区的威望,而达到他们的目的。达密凌苏龙多次随部出击绥东地区苏美龙、肖顺义、赵大义等大股子土匪队伍,他在汇报战况的时候,把土匪队伍说成是国民党军队,或者说成是八路军。借以表示对日军的忠诚,日本人也无法分辨真相,信赖长胡子的队伍。其实长胡子队伍从来没有同八路军作战,遇到八路军就朝天放枪,避免正面冲突,同八路军一直保持着联系。1939年,他率部在察右中旗大滩乡与日军进行一场战斗,这场战斗是日本人蓄意制造的事件,目的是一举歼灭长胡子队伍。但是达密凌苏龙指挥有方,军士们英勇顽强的战斗,击毙日军40余名,蒙古军阵亡7名,日本侵略军的阴谋未能得逞。

1940年,大青山抗日游击队对敌伪盘踞的陶林县城发动了进攻,当时驻守陶林的是伪蒙古军第七师。八路军攻进县城后便停止对第七师指挥部和兵营的进攻,只同商会方面交涉征集抗日物资,并且很快撤离了县城,有意给“关系户”七师留“面子”。达密凌苏龙十分重视同八路军的关系,曾经让副官甲力凤嘎和希拉孔督往司令部运输子弹的途中,送给八路军两大箱子弹。

大青山抗日队伍改为骑兵后,急需一批军马,部队领导让地下工作人员与达密凌苏龙联系,达当即答应解决100匹军马。这么多的马匹当然不能明送。达密凌苏龙让马倌把选好的军马赶到灰腾梁上放牧,并给八路军捎信,让他们以“抢劫”的方式把马群赶走。

1945年夏秋之交,世界反法西斯力量空前壮大,日本侵略军气息奄奄。达密凌苏龙同潜入伪九师任师长的中共党员乌力吉敖喜尔取得了联系,带领着他的骑兵队伍,走上了革命道路。同年冬,他随苏蒙联军到蒙古国,在那里学习了两年多的革命理论。当他离家的时候,再三嘱咐妻子和次子,让他们跟共产党走。19469月,绥东地区的军民战略撤退时,长胡子的妻子和次子都随民主政府迁到西苏旗的白音哈尔解放区。1947年,她们受叛徒欺骗,返回到正黄旗。达密凌苏龙对家属们的这一错误选择深表遗憾。

1948年,达密凌苏龙从蒙古人民共和国回到内蒙古乌兰浩特,任自治区政府高等参事。1950年因病去世,终年72岁。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察哈尔文化研究会
地址:乌兰察布市察哈尔右翼后旗        电话:0474-6209013        传真:0474-6586648
邮编:012400        邮箱:nmgchher@163.com         蒙ICP备12003451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5564239970